您的位置:

首页> 人妻小说> 魔法实验

魔法实验

"皇室毒血",可是说是皇国奈尔法历史上最为令人震惊和愤怒的丑闻之

    一直以来作为国民偶象,得到极大民众喜爱和信赖的二皇女琉娜和三皇女阿莉亚,

    竟然同时被查出勾结外敌,制作麻幻药的事实,这一消息传出立刻就举国震惊,

    当场就有两位皇女的支持者出现抗议示威。由于皇王病重,一直与诸位皇女关係

    不睦的二皇子阿格尔闻讯之后,即出来主持局面,同时不顾四皇女玛耶的强烈抗

    议,阿格尔以叛国嫌疑为罪名将两位皇女关押,进行全面调查。四日后,阿格尔

    公布大皇子阿雷斯涉嫌其中,同时传出二皇女琉娜血统疑问,有传言说二皇女并

    非皇王所生,此讯一出,皇国上下大皇子派係立刻举行武装示威,皇国政权风起

    云涌之时,二皇女琉娜出面承认指控,但否认大皇子涉嫌,至此这桩皇国史上最

    大的皇室丑闻案进入了新一轮明争暗斗。表面上是关于两位皇女的指控,暗底下

    却是大皇子派係同二皇子派係的实力比拼。

    最终,由于证据充分,二皇女琉娜被永远剥除皇籍,定为叛国者。三皇女阿

    莉亚涉毒事件仍然在调查当中,但情况极为不利。数日后,皇王宣布二皇子阿格

    尔为摄政王,暂代皇王职务,同时勒令远在帝国'法尔特'的大皇子阿雷斯回国

    接受审查,至此这场震惊全国的'皇室毒血'事件告一段落,但是事件还远远没

    有结束………

    三皇女的支持者仍然在努力为他们心中的偶象开脱,大皇女阿西斯行蹤不明,

    归国大军远驻在外,虎视眈眈,大皇子阿格尔在帝国面见了帝王,归期末定。

    为什麽要把玛耶留下?这是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想问的一件事情,四位皇

    女之中,除了手握兵权的阿西斯之外,对二皇子最抱有敌意的就是四皇女玛耶,

    也是如今身处首都的唯一皇室成员。

    "这就是政治,拉迪奥。"二皇子手托着酒杯,笑着一饮而尽,"留住我那

    骄傲的妹妹是为了作秀给国民看,我阿格尔并非因为私怨而处理局面。同时,也

    是为了稳住那一触即发的反乱,衹要四皇女还拥有自由,还在为她的姐姐们奔走

    的话,反乱就不会彻底激起。"

    "但是,殿下,四皇女虽然年轻,处事不周,但并非傻瓜,而且极具行动力。

    就这麽放任的话,就好比……。"我还没有说完,就被阿格尔打住。

    "谁说就这麽放任不管的,我这个小妹妹从小就是对我攻击性最大的一个,

    现在是时候让这个可恨的小妹妹用身体回报我的时候了。"阿格尔笑了笑,摊开

    手,"拉迪奥,我把她交给妳,不过记住,我要妳保持她现在这个样子,妳的洗

    脑进度必须暂停,一个会惹事的玛耶,才是让人放心的玛耶,明白了没有?"

    我愣了愣,衹有同意,看来我和这个骄傲小皇女的奇怪关係,还得继续一段

    时间。

    …………………

    夜色,贵族间的夜宴,已经获得二皇子阿格尔的支持,让我在这些贵族间声

    望也大大提高。公爵成为了阿格尔的侧近,我也终于拥有了正式公开的身份,宫

    庭魔术师,这让我很容易就可以邀请到皇国内的一些权力者来参加我的晚宴,分

    享彼此的轶事。而很明显,最近皇国内最能让那些暗藏心机的贵族们感兴趣的,

    莫过于权力者私底下流传的一种记忆水晶,这种高价的水晶拥有复制和记录能力,

    可以将景象通过摄像的方式记录下来,并进行流传。

    当然,因为十分稀少和高价的原因,能拥有记忆水晶的人并不多,而且因为

    无法更改和擦拭的关係,其实用价值并不高,所以记忆水晶仅仅是富贵人的一种

    奢侈品罢了。如今,在我的私人交际圈 ,这种记忆水晶却成了最流行的玩物。

    "哦,又有新的影像了吗,上次是大圣堂 同士兵乱交浣肠,这次又是什麽

    呢?"贵族人士聚在一起,人人都拿着一个水晶,相互议论,他们个个眉飞色舞,

    情绪高涨。

    "这次是在她自已的闺房,光着屁股,顶着胸前的大肉在窗上,让人操,呵

    呵,别说多淫蕩了。"

    "想不到这个四皇女这麽淫蕩,妳说这次的皇室丑闻 ,会不会有她?"有

    人轻轻说。

    "不知道,要是有的话,二皇子早就察出来了吧,四皇女和他一直不和。"

    "说起来,拉迪奥这家伙也真有办法,竟然能够搞到这些东西。"有个贵族

    拿出水晶晃了晃,"我早就看那个整天眼高于顶的四皇女不顺眼了,看她被操的

    样子真痛快。"

    "呵呵,说得没有错,那个臭女人是该教训一下。"其它贵族也感同身为,

    他们都在四皇女手下吃过亏,"我就非常喜欢那个,四皇女被绑在妓院的地下,

    整个四肢都被嵌在地板 ,奶子上写着十三号,撅起光屁股让人操的样子,看了

    就高潮。"

    "哎,怎麽不说最近的,四皇女在风月场所和马交欢,被当成马绑在马腹下

    操的样子,看她那淫乱的样子,不知道流了多少水,最后吞马精的影像,真是让

    人想想就兴奋,那匹马叫黑风吧,就是皇女殿下一直以来的战马啊。"贵族说完

    还不过瘾,又加了一句,"干,就应该操死这个婊子。"

    "听说这个四皇女已经麻幻药上瘾,真是不要脸,可她自已还浑然不知呢。

    "

    "各位先生。"我笑着从他们身后出现"请记住,这个女人不是真正的四皇女玛耶,衹是个同她很像的女人,另外请最近管住妳们的嘴巴,不然我可不能保

    证玛耶的剑不会刺向妳们,大家都知道,四皇女的剑法一直很快。"

    "啊,说谁,谁就到了呢?"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身后的大门打开,四皇女

    玛耶仍然同以前一样,白紫色劲装打扮,快速地从走道上进入大厅,粉红的长发

    同柔软的短裙随风飘扬,让人浮想联翩。

    "这不是四皇女玛耶殿下吗,妳怎麽有空来这 ?"我连忙上去迎接。

    "啰嗦,还不是妳办事能力太低?"玛耶冷哼一声,"没想到办点事情还要

    找妳,拉迪奥,妳记住,别以为成为宫庭魔术师就以为可以胡作非为了,我从一

    开始就不赞成阿格尔的作法。"

    "那是玛耶殿下顾全大局,您是皇女,而我衹是小小的宫庭魔术师。"

    "别给我装腔作势了,妳心 在想什麽我最清楚。听着拉迪奥,我会同意与

    妳合作,并非因为对我哥哥妥协,而是为了整个皇国,如今皇国内乱,虽然我相

    信阿莉亚姐姐是无辜的,但作为皇女,我也必须要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履行职责,

    稳定局面,明白了没有?"玛耶尖声尖喝。

    "是的,在下会尽快去寻找麻幻药的来源。"

    "麻幻药这种东西,应该永远从我皇国内消失!"玛耶大声地说完这句话,

    忽然有人暗中笑了起来,这让四皇女有些奇怪,她疑惑地望着周围的贵族,试图

    明白他们的笑意。

    "咳咳。"我看情况立刻咳嗽了几声,将四皇女拉到一边,"玛耶殿下,关

    于妳之前追查的假皇女事件,在下查到一些眉目。"

    "我不记得我委托过妳这件事情。"玛耶脸一红,对我瞪了一眼。

    "哦,那在下…。"我故意提高音调。

    "等等。"玛耶跺了跺脚,"妳过来,告诉我妳查到些什麽。"

    "可是…。"我故意犹豫,"皇女殿下,我觉得您还是亲自去一下比较好,

    我想妳知道我的意思。"

    我特意用一种难以启齿的表情看着四皇女,果然这个高傲的小美女脸红了,

    她咬了咬牙,"去叫艾鲁玛,让她和我一起去。"

    "殿下,艾鲁玛事官务不是被派出去办事了嘛,她要过几天才会回都。"我

    凑近玛耶,立刻四皇女脸上就浮现出极大的厌恶表情,不过最后,她还是压下这

    种厌恶感。

    "好,妳同我一起去。"说罢她头也不回,风一样的先行走开了。

    ………………………

    "为什麽要带我来 ?"

    皇都内最大的风月区域内,仍然一片歌舞升平,自从二皇子继位之后,这片

    一直以来的黑色地带仿佛立刻得到了合法地位一样,每天过往的游客数量极剧增

    加,很快就成为了都城内最红火的地区之一。而'双腿间的粉红',这座最大的

    豪华销金之所,成为了最受注目的地方。

    "为什麽要带我来这 ?"在门口,玛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虽然这 人流

    量很大,但风月场所永远不会缺少流浪汉和乞丐,于是衹要罩上大斗篷挡住脸,

    就没有人会认出四皇女玛耶竟然也在其中。

    "妳要找的线人就在这 。"

    "为什麽不把他带到皇宫去?"

    "难道妳想让二皇子知道这些事吗?"

    这句话果然击中了玛耶的软肋,她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跟着我的脚步。街

    角酒馆边上,站着一个同样身着暗色斗篷的男人,宽大的布料将他整个人罩在身

    子 面,看不清楚。我走上前,然后按事先準备好的,扔了枚金币给他。

    "那个长得和四皇女一样的女人是谁,又在哪 ?"我示意玛耶不要开口,

    独自询问。

    "嘿嘿,老大,妳也是打听那个婊子的吗,她可是最近的大红人噢。"流浪

    汉笑了笑,将金币收进袍子 ,"听说她的母亲原来是个贵族,后来因为皇室肃

    清,结果家族没落,被迫迁移皇都,途中被一伙强盗给洗劫了,自已也被那群强

    盗抓回去天天操,然后生下了这个女儿,也不知道自已的父亲是谁。"

    "这不值一枚金币,妳这个家伙,告诉我她是谁,最近出没在哪 ?"

    "嘿嘿,老大,妳可别急啊,这婊子叫玛利亚。"

    "很普通的名字。"

    "是,听说她本人其实虽然神似玛耶皇女,但也是被人操控。她背后的那张

    大手叫'白日美人',嘿嘿,老大妳一定听说过这个名字吧,他们不仅控制这一

    带的情色生意,听说还制作麻幻药。"

    "他们胆子这麽大?"我装作吃惊的样子。

    "嘿,他们的后台硬着呢,可是有贵族撑腰!"

    说到这 ,很明显玛耶抽动了一下,但幸好罩在斗篷下,那人也没有注意。

    他衹是看了一眼,就继续说,"她出现的次数并不多,但每一次都引起热哄,因

    为她实在太像四皇女了,妳一定见识四皇女吧,虽然是个美少女,但平时一直高

    高在上的模样,实在想让人骑在她身上干啊。另外她还不止一次扫蕩过这 ,这

     所有人都巴不得去干她呢。"

    玛耶在一边紧握拳头,我想如果有可能,这个流浪汉的鼻子一定歪了。

    "她一般都做表演些什麽?"刚说完,我就感到有人重重地踢了我一脚。

    "很多啦,最最基本的就是跳舞和钢管舞,妳可没看见,那个长得和四皇

    女一模一样的婊子在台上大跳艳舞的样子,那长腿,那胸,真是没得说。跳完后,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会在台上公开让人干,最多的一次是让六个人一齐干她。"

    "六个人怎麽干?"我故意大吃一惊。

    "嘿嘿,女人下面两个洞各一根,嘴 塞上一根,然后那胸也可以让一根,

    最后是两衹手各一根,要不是亲眼看到妳一定想不到这个女人竟能被开发到这种

    程度。"

    我几乎可以感受到玛耶杀人的目光,赶紧摇手,"好了好了,不用再说了。

    "

    "嘿嘿,老大妳不去亲眼看一看就损失了。"流浪汉似乎对这个话题乐些不

    疲,"也有可时候,她会带着面具上台,脱光衣服,衹要有人掏一个铜币就可以

    操她。更劲暴的是在场上,当场和狗交配,还有和马戏团抓的兽人交配,真是看

    得人下面快要硬掉了。每天她都被干得翻了白眼,还一个劲叫,别提多淫蕩了,

    嘿嘿,所有人衹要一看到那张长得和四皇女一模一样的脸,就让人想冲上来操她,

    狠狠地报复那个骄傲的小皇女。"

    "无耻。"终于忍不住,玛耶喷出了这麽一句话。一听是个女人,不仅是流

    浪汉,其它人也围过头看来,这让场面变得无比尴尬,于是我衹能带着玛耶先行

    离开。

    这时候,我听到背后有声音传来:"老大,听说今天这个婊子也会来演出哦!

    "

    果然,这一声让玛耶动心了,然后经过我百般的劝说,玛耶才答应同我一起,

    进入双腿间的粉红,并且伪装成玛利亚的身份。

    ……………………

    一进妓院的大门,人们很快就认出了她,立刻就有人涌了上来,人们发一阵

    淫秽的欢迎声,然后他们纷纷围了上来,将玛耶围在中央。

    "妳们想干什麽?"玛耶沈住气,低声说道

    "小美女,今天怎麽这麽早就来了?"其中一个人走上前,就立刻从后面抱

    住玛耶的腰,然后将她搂在怀 ,伸出手进她的衣服 ,但出乎他所意料的,今

    天他的手再下伸不下去了。

    "惦量惦量自已的样子。"玛耶冷冷地说完,就继续往前走,"果然,什麽

    地方就出什麽人。"

    "嗨,臭婊子,妳说什麽?"我根本没有拦的时间,玛耶身后的大汉就抡拳

    冲了上来,但猛扑之下,就突然发现眼前一直以来淫蕩的女人,此刻却像灵猫一

    样,轻轻地转过身,就躲过了攻击,然后擡起修长的美腿一脚将大汉踢飞出去。

    "惦量一下自已的分量吧。"玛耶单腿优雅地站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腿,

    就被立刻冲上来的人围了起来,玛耶冷哼一声,"果然是下种所呆的地方。"

    妓院间的哄打于是毫无悬唸的发生了,对方是三个大汉,而玛耶衹是赤手空

    拳的女子,但很快那些想要染指这朵娇美鲜花的男子就发现自已错了,眼前女人

    可不是一衹衹会挥舞爪子的猫儿,很快一阵悲惨声传来,衹见三个大汉每个人都

    痛苦地捂住自已的下半身,疯狂地逃出了房子。立刻所有人都对眼前的景像惊呆

    了,今天的玛莉亚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干得真不错"拍手声传来,几个优雅的贵族男子笑着走过来,"那些粗人

    的确配不上四皇女殿下。"

    "谁是四皇女?"玛耶瞪了对方一眼。

    "当然,不过玛利亚今天的表现和真正的四皇女玛耶真是像极了。"青年大

    笑,"不知妳是否愿意同在下共享今天的夜晚呢?"

    玛耶看着对方下流的眼神,可能明白了,那些男子是把她当成真正的四皇女

    分身看待了,顿时心中一火,扭头就朝楼上走去,但这些男子竟然不知趣地追上

    去,然后捉住她的手。

    "我警告妳们,不要碰我!"玛耶一回头,怒目回睁,"妳们这些败家子,

    如果再缠着我的话,啊!!!"

    话还没有说完,玛耶就红着脸用手扶住楼梯,脸变得越来越红。我在一旁仔

    细地看着,心 暗暗发笑,自然发情效果这时候起了作用,虽然平时并不明显,

    但衹要运动激烈,呼吸加快的话,被改造过的肺部就会发出快感,呼吸越快,快

    感就越强烈,而快感越强烈,她就会不由自主的加快呼吸,对于性格急躁的玛耶

    来说,这是最恶毒的武器了。

    果然,立刻玛耶和那些贵族子弟就发生了言语的争吵,甚至开始拉拉扯扯,

    衹不过玛耶显然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强势,她紧紧咬着牙,修长的双腿牢牢夹紧,

    一衹手撑着扶梯,似乎很吃和的样子。

    "嘿嘿,还装什麽四皇女的样子。"其中一个男子看玛耶情况不对,突然冲

    上去将她一衹手反扳到背后,"妳衹是一个淫乱的母猪而已,惦量一下自已吧!

    "

    "哼哼,看,她的乳头都勃起了,果然是个连猪马都可以上的婊子啊,说说

    话都能发情。"另一个男子淫笑着伸手探到玛耶的两腿之间,然后轻轻一带,银

    亮的湿痕就被从她的下半身带了出来。

    "妳说什麽?"听到和动物交合,玛耶的脸更红了,"谁和猪马做过了!"

    "嘿嘿,下半身都湿成这样了,还装啊。"男子笑着晃了晃手 的淫丝,然

    后大声说,"妳不过就是一个发情的母猪的而已,这  没有上过啊,哦对,妳

    现在是四皇女玛耶,而不是淫蕩的玛莉亚,是不是啊,我们的母猪皇女~"

    贵族男子的笑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至于玛耶,则脸红得更历害

    了,衹可惜她越气,越是使不出力气,身体内不断流出的快感则越大。此时的四

    皇女已经被快感弄得全身无力,虚弱在任由那些下流男士玩弄,就好像一个婊女

    一样,不断在男人们的玩弄下,开始慢慢发情。

    多半,现在是我发挥的时候,毕竟这个小皇女是我今后要一直侍奉的对象,

    我可不想天天面对一脸充满恶意的脸,于是清了清嗓门,大声喝道:"妳们给我

    住手,玛莉亚小姐今天还有特别演出!"

    "妳小子,想吃苦吗?"立刻就有人对我怒目相向,但很快却被他的同伴拦

    住。

    "这,这不是新任的宫庭魔术师,拉迪奥先生嘛,失礼了。"看来权势终究

    是个好东西,那个认出我的男子对他的同伴使了个眼神后,他们泱泱地退开了。

    我走到全身无力的玛耶身边,装作关切地问;"怎麽了,妳看起来身体不舒

    服啊。"

    回应我的,衹有玛耶那充满疑惑和惊讶的眼神。

    ……………。

    "看起来,妳好像经常混迹这 嘛?"因为怕露出破绽,对于玛耶的肺部改

    造力度被我控制在了最小的範围 ,所以四皇女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正怒气腾腾

    地看着我。

    "这,可不是为了调查殿下的事情吗?"

    "那个女人真的在这 工作?"玛耶有些疑惑地继续向前走,路过的每个人

    都对她投来好奇和下流的目光,经常还有人对她动手动脚,但这次玛耶并没有回

    击,衹是恶狠狠地瞪回去罢了。

    "刚才事情,我命令妳忘记。"不一会儿,玛耶咬着嘴唇说道。

    "什麽事儿?"我装作不知道。

    "妳这个混蛋,我现在可以一剑刺死妳!"

    "妳还藏了武器?"这次我是真的吃了一惊,"如果被发现的话,就不好了。

    "

    "那就把这 的人全部带走!"玛耶恨恨地说,"我简直受够了这 ,哪怕

    是阿格尔也别想拦住我。"

    "恕我请问,殿下之后见到玛利亚的话,会怎麽做?"

    "玛莉亚,她是谁?"玛耶敲了敲脸袋,"啊,妳说那个假冒我的臭婊子啊,

    这个侮辱我名声的女人,本来我就没有想让她安稳地走出这 ,等我再到她再说。

    "

    "殿下,妳不会一剑刺死她吧?"我问道,"那妳为何不直接派人来抓她?

    "

    "我的部下 有姦细,而且他们并不适合调查风月场所。"玛耶顿了顿,"

    刺死她,我倒是很想这麽做,不过我需要询问她一些事情,而且这个和我长得很

    像的婊子对我也有利用价值。"

    说完,她甩了甩头发,昂起头走向前,似乎已经打定主意揭示自已的身份了。

    来到最深处的大厅时,她停了下来,大厅前列有守卫,同时大门紧闭,但显

    然可以听到 面的音乐,另一面必须在举行盛宴。

    "妳说的那个女人就在 面吧?"玛耶回过头问我。

    "不,不在 面。"我耸耸肩。

    "这是什麽意思?"一听之下,玛耶充满怒气地看着我。

    "因为啊………"我冷笑看着窗边升起的明月,伸出手咏唱着早已装备多时

    的咒文,"因为很快妳就会在 面了。"

    …………………

    "哦,拉迪奥先生,妳终于来了。"一进门, 面果然别有洞天,到处都是

    精美绝伦的装饰品,大厅内人来人往,乐手,侍者,还有更多的豪绅贵族已经等

    候在那 ,这些人,都是皇国内极有权力的贵族商人,他们全是二皇子阿格尔的

    支持者。

    衹不过,他们现在有很多人都已经脱下了衣服,正淫笑着围聚在一起。这

    正在举行一场狂欢的晚宴,这 有很多穿着暴露的美艳少女,活色生香地聚在每

    个权力者身体,服侍他们。但对于这些权力者来说,阅女无数的他们能感兴趣的

    女人并不多,通常不是极为美艳,就是极有身份。

    而艾鲁玛,这群黑色百合花之称的精明事务官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大皇女阿

    西斯的副官,冷艳的艾鲁玛那犀利的行政能力经常让贵族们束手束脚,咬牙切齿,

    很早以前就有贵族盯上了这个皇国内首屈一指的美女,但碍于皇女的权势无能为

    力。

    但如今,情况已经不一样的。艾鲁玛此刻正被各色贵族们围在中间,她全身

    赤裸,光滑美丽的身体就这麽诱人的展露在所有人视线中。衹有雪白丰满的大腿

    上,还留有她那标致性的黑色网眼丝袜,黑色长袜印衬着雪白的肉体,看起来极

    为动人。

    "啊,啊,啊~~~大人,大人~~"艾鲁玛以骑马姿势坐在一个男人身上,分

    开双腿让男人的阳具直入自已的私处,正积极地摆动自已的身体,引导对方的阳

    具进入自已的身体。原本冷艳的目光此刻却显得诱惑致命,雪白的身体上布满汗

    渍,在灯火的照耀下泛着白光,胸前饱满的双峰在一次次上下起伏中跳伏。

    "啊主人,妳来了?"艾鲁玛刚说完,就被身上的男子打了一拳。

    "该死的婊子,给我安份地做完!"这个男人似乎已经到了暴发的边缘,衹

    见他伸出双手紧紧掐住艾鲁玛的腰际,然后疯狂地挺立,伴随着女人连续不断的

    呻吟声,男人终于到达了性的高潮。刚一做完,男人就用力一推,把艾鲁玛像垃

    圾一样推倒在地上,紧接着被另一个贵族抱住。

    这一次是两个人,艾鲁玛身后的贵族扳开她的一条腿,分开握住,让她单腿

    着地,整个人横侧,另一条丰满的大腿放在手 把玩着。同时艾鲁玛的前方男子

    直接夹紧她的头部,将自已的阳具送进了女人嘴 ,开始大力地抽插,艾鲁玛的

    嘴巴被填满了,衹有发出沈闷的呻吟声。紧接着,身后的男子也将艾鲁玛擡着的

    腿抱紧,然后夹在腰际,将自已的肉棒刺进了艾鲁玛那还在流有精液的肉穴 。

    "哦哦,拉迪奥大人,妳终于来了,我们等了妳很久呢?"还空閑着的贵族

    一见我过来,就立刻迎上来,眼睛却色迷迷地看着已经被我催眠的玛耶。"四皇

    女玛耶,我们等了好久啊。"

    "啊,四皇女真的来了,可是好等啊。"一听到四皇女前来,所有人的眼睛

    都在发亮,纷纷围聚过来,"果然还是四皇女最好了,堂堂皇女哎,自从上一次

    我就一直在等这一天了。"

    "怎麽样,对这个肉便器满意吗?"我问他们,这些人全是阿格尔的支持者。

    "当然,不过真难想像这个冷艳的皇国黑百合,竟然能被妳调教得这麽顺从。

    "贵族男子嘿嘿一笑,"这个臭女人,在以前就一直坏我们的好事,处处追查我

    们,早就想这麽玩她了,大人,这几次我们很尽兴。"

    "大人们尽兴就好,以后很多事情,也请各位大人照顾了。"我微微低下头,

    表示同等的尊敬。

    "那是自然,我们是一直支持二皇子殿下的。"贵族男子顿了顿,"说起来,

    好不容易把这个艾鲁玛弄到手了,这样玩还有点不够劲,不介意让我们玩点更激

    烈的吧。"

    "当然,这个肉便器妳们随便玩,但注意请不要玩坏了就是。"

    "呵呵,妳看起来很恨她啊,是因为以前吃过她苦头吧。"贵族大笑。

    "没错,她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会让这个臭女人用自已身体来百倍的偿还我

    的。"我得意地笑道,被完全洗脑的艾鲁玛如今彻底成为了我的玩具,平时将她

    留在身体任劳任怨地处理一切事务,同时閑下来充当我的性慾排泄器,另一方面

    利用她美丽的肉体去为我进行性贿赂。我要把这个女人身体 所有的剩余价值都

    榨光。

    "那麽就谢谢拉迪奥大人了,不过今晚,我们的主角可不是她。"贵族一边

    说,一边淫笑着看着我身边的四皇女。

    "去,记住妳的职责,高贵的母猪皇女,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被围在饑渴的贵族中间,因为脑海内的常识冲突几近崩溃的玛耶,我忍

    不住发出成得的大笑,无论如何,我才是胜利者。

    ………………

    深夜,狂宴却正值高潮。

    "怎麽样,妳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女,这样就不行了吗?"

    "喂,玛耶,再加把劲,让老子射出来啊。"

    在男人的嘲笑声中,衹见玛耶和艾鲁玛两个人美丽的肉体上此刻已经布满了

    淫臭的白浊,厚厚地一层沾在身上,看起来凄惨无比。两个人都被四脚倒攒,双

    手双脚向上像牲畜一样锁在一起,吊在半空之中。下半身被强行分开,毫无保留

    地向所有人张开,高度正好调教到成年男人轻易插入的高度。

    这可是真是壮观的场面,这两个被吊在半空中任人玩弄的肉体,谁也不会想

    到竟然是皇国内极具权力的两个女人。

    "喂,怎麽不叫了,母猪就要像母猪一样叫啊。"

    然而两个女人现在已经几乎虚脱,连续多次的插入和射精,让她们的腹部就

    好像怀孕了一样,衹是稍稍一动都极为勉强。

    "再动啊,不动就无聊了,妳不是很历害吗,连男人也不放在眼 吗,怎麽

    这样就不行了,四皇女,母猪皇女玛耶!"男人越说越大声,然后疯狂地抱住玛

    耶布满精液的肉体抽插。

    同时,又有一个男人走到玛耶被身后,拉扯头发把她布满汙垢的俏脸使劲向

    后仰,接着将肉棒直刺入她的嘴 。

    "呜,呜,呜!!!!"男人的咆哮声,嘲笑声,以及玛耶沈闷的呻吟声,

    以及锁住她双手双脚,攒在一起的铁链声,混成了一曲疯狂的曲乐,终于,雄性

    的怒吼声传来,前后两个男人同时将自已的精液注入了玛耶的身体 。

    特别嘴边,已经灌满了精液的玛耶被这突如其来精液呛到了,皇女因为连续

    的高潮,翻着白眼将胃 的精液逆流喷出,看起来可笑之极。同时,由于味觉神

    经改造的关係,衹要饮入精液就会让这个变态的皇女产生快感,进而高潮,这使

    得已经非常疲劳的玛耶被一次口爆,强烈的高潮让她一阵抽搐,然后终于失神晕

    了过去。

    "哈哈,看妳这样子,什麽皇女,简直是个淫乱的母猪啊!"

    另一边,艾鲁玛也被吊着被无数男人玩弄,衹不过这一次她被换了个姿势。

    玛耶是脸朝上,被四脚攒绑,艾鲁玛则是脸朝下被这样绑住,同样也有一前一后

    两个男人,将满身白浊的艾鲁玛插得慾生死。

    "没想到这个艾鲁玛可是很耐玩啊,而且不会像这个臭皇女一样挣扎乱叫。

    "贵族一边抽插,一边满意地说着。

    "是啊,没想到外表冷艳的女人竟然这麽淫蕩,被这麽玩也不吭一声。"贵

    族边说着,边腾出一衹手,伸到艾鲁玛身体下面,那对还在半空中摇晃乳房摸了

    一阵。

    "啊,请各位大人尽情的玩吧,这个女人以后就是妳们的共用便器,以前被

    她压制的怒火请尽情发泄好了。"

    "哈哈,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贵族们又是一阵哄笑,纷纷放开已经因为

    连续高潮和插入而失神的玛耶,围到艾鲁玛身边,开始了新一轮的轮姦,大量的

    白浊从艾鲁玛丰满的裸体上流出,原本黑色网眼的丝袜也被沾满了白浊,看起来

    艾鲁玛整个人就像浸在银白色的淫液 一样。

    数不清的高潮,然而没有抵挡和逃避,同玛耶不同,被我完全洗脑的艾鲁玛,

    就像忠实的人偶一样服从我的命令,即使我让她永远高潮到死,恐怕她也不会拒

    绝。

    人群好像还没有减少一样,这些贵族还带了自已的侍从,亲戚前来,所有人

    还是不少的。乍看之下好像是二皇子阿格尔专门为了迎合这些支持者而设计的宴

    会,但这些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四皇女的肉体不仅是赠礼,也同时也是饵。衹

    要参于过这种宴会的贵族,将会变得不得不支持阿格尔,一旦他们的行径被公之

    于众,便是汙辱皇族的最大罪名。阿格尔唯一需要牺牲的,衹是四皇女而已。

    这就是二皇子所说的,利用妹妹的肉体来回复他。

    我走回到被四蹄倒攒的玛耶身边,这个女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原先淩利的气势,

    仍然失神地倒在半空之中,双腿间的洞 还不断滴下精液,显得又淫蕩又凄惨。

    "好啦,失神时间结束了,艾鲁玛那边可是为妳努力了不少哦,妳该起来继

    续为大家服务了。"我伸出手拿着玛耶那已经被精液浸透的肉裤,然后笑着塞入

    她的嘴 。味觉神道改造后的她对精液的味道十分敏感,强行塞入的内裤 布满

    了精液,我朝着玛耶的嘴 一挤。

    "大家,装备好了吗,四皇女被她自已的内裤弄得高潮的一幕,等着看吧!

    "我手部用力,将内裤 的精液挤出的同时,无数贵族举起手中的记忆水晶,将

    这心脉沸腾的一幕记录了下来。

    "呜,呜!!!!!!!!!"立刻,失了神的皇女马上就在快感中回过神,

    但是等待她的将是新一轮的姦汙。

    ……………。

    终于,被轮姦过后,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玛耶,被我派人带回了实验室。

    天已经快要亮了,但这并不意味着玛耶的恶梦就此结束,我还有最后的洗脑工作

    要完成。

    虽然我无法将她完全变成我的奴隶,但仍然必须每隔一断时间进行催眠工作,

    不然洗脑效果就会淡化。于是,将这个骄傲的小皇女绑在铁椅子上,用电力刺激

    强制高潮变成了我和她每周必做的一件事情。

    这一次,我把玛耶换了个新姿势,她的面朝下,身下是一个类似于马形的器

    具,玛耶就这麽趴在上面,然后整个人面朝下,就好像紧紧抱住这个东西一样。

    这个铁马一样的东西四周有很大的凹槽可以让玛耶四肢伸进去,于是双手双脚被

    用金属嵌住在铁具体旁边的凹槽 ,美丽的屁股高高擡起, 面还插上了两个地

    精制的震动棒,正在飞快地转动着,时不时还有淫水飞溅。

    由于得到了二皇子的支持,我的实验变得更大胆起来了,简单的催乳魔法就

    在其中,就好像现在,四皇女趴在铁具上面,两颗丰满的乳房被套上了吸管,在

    魔水晶的帮助下,强大的榨乳器啧啧地运作着,源源不断的乳汁从吸管 被吸了

    出来。

    看着眼前淫秽不堪,翻着白眼不断呻吟的玛耶,谁又想到这个女人却是如今

    皇国的四皇女呢?想到这 ,复仇的快感又涌了上来,哼哼,既然不能对妳的大

    脑动手脚,那麽就继续对妳的身体动手脚,把妳那引以为傲的高贵身体完全娼妇

    化,让妳彻底地成为一个母猪皇女!

    性感带敏感化,肺部性器化,以及催乳,哦还有味觉神经改造,忽然间我有

    了一个邪恶的点子。

    "我觉得味觉神经改造方面,还可以强化。"我对部下们说。

    "大人什麽意思?"

    "目前的进度是让她灌入精液后会产生快感,以至于高潮,我在想能不能更

    彻底一些。让她觉得精液的味道很美味,进化喜欢上这种东西呢,想想,表现上

    风光无限的四皇女,自已一个人的时候却会躲在房间 ,对着精液发情,这样的

    话,就更是名符其实的母猪皇女了吧?"

    部下们看着我,然后发出了臭味相投的赞同声。

    于是我的新一轮改造计划就又开始了。

    ………………

    "拉迪奥,妳给我出来!"远方的过路上,又一次传来四皇女玛耶那熟悉的

    声音。

    这就是我每天的生活。如今,我终于摆脱了以前的黑色身份,成为了皇国奈

    尔法的宫庭魔术师。'皇室毒血'事件之后,皇国内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十二代皇王克鲁尔重病之下,皇国二皇子阿格尔成为摄政王,二皇女琉娜因为叛国罪被剥除皇籍,三皇女阿莉亚涉案入狱,而同时被牵联的大皇子阿雷斯被勒

    令归国接受审查,这一係列事件将一直以来的大皇子与二皇子派係之争推向水面。

    正在访问东方帝国的大皇子阿雷斯闻讯之后,晋见了帝国君王,无人知晓他

    们谈了些什麽。加之率军归来的大皇女阿西斯归途中遇袭,生死不明,魔王远征

    军驻军在外,这一係列的事件究竟会给这个北方大国带来什麽,没有人知道。

    但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成为了皇国的宫庭魔术师,尽管作为摄政王侧近的

    公爵伦斯罗特对我仍然抱有戒心,无论是我,还是二皇子阿格尔,或者公爵,同

    魔王之国阿鲁法尼亚的暗中交往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实。幸好,二皇子阿格尔对我

    的洗脑能力非常器重,这个野心勃勃的男人将我视为重臣,并将他的妹妹四皇女

    玛耶交给我看管。

    尽管表现上,四皇女玛耶仍然是盛气凛人,同时还是我的死对头以及上官,

    想尽办法想要从宫庭之中除掉我。但没有什麽知道,衹要一到晚上,这个骄傲的

    小皇女就会在我的魔法力量下,成为一头下半身发情的淫女。

    而关于她的各种淫乱景象,可以说是当今贵族间最流行的一种愉乐呢。当然

    她自已是永远不会知道的,那一次变装调查之后,清醒过来的玛耶忘记了很多,

    她衹是认定有一个长得非常像她的婊子正在风月场所卖弄风骚,但她已没有时间

    调查下去。几个兄弟姐妹的变故,让玛耶不得不承担更多皇室的工作,以及为她

    牢中的姐姐奔波。她衹怕做梦也不会想到,每当晚上到来之时,自已就会摇身一

    变,成为那些贵族圈 的色情明星,而那个她所鄙视的女人,惝惝正是她自已。

    至于艾鲁玛,这个曾经迫害过我的女人,正在为她当初的行为付出代价。这

    个女人被我完全洗脑,白天她是精明的事务官,也是我监视玛耶的暗旗,一旦玛

    耶查觉到了关于身体的异样,就会由她出面将玛耶的注意力引向别处。晚上,就

    是任我发泄玩弄的肉玩具,或者去扔给那些能让她肉体得到充分发挥的场所,上

    到贵族,将军,下到士兵,平民,再到镖客,乞丐,甚至包括动物,衹要我命令,

    她就会在任何场合,同任何人作爱,这就是我对她的报复。

    这就是我如今的生活,我躺在沙发上,享受着艾鲁玛的口交服务,看着曾经

    冷艳的黑色百合花如今顺从的模样,就让我一阵得意。早上的时候,她的末婚夫,

    那个皇国年青的俊才,精明的事务官克劳格斯再次与我发生了争执,恐怕也正是

    他将我的不良事迹报道给了一直想要抓我把柄的玛耶。

    衹是他永远不会想到,每一次他对我所作的一切,都会转化成对他美艳末婚

    妻的报复。那个最近和他越来越疏远,冰一样的艾鲁玛,在我这 却是个可以对

    任何人张开大腿的肉玩具罢了。

    "艾鲁玛,我那个多管閑事的皇女殿下又来了,这一次妳帮我想个办法。"

    我命令跨下的美女。

    "是的。"艾鲁玛微笑着站起来,擦干脸上的汙秽,"如妳所愿,我的主人。"

    (全文完)